张一鸣,我是你的破壁人

字节跳动狂飙突进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武器?

字节跳动的成绩不再赘述,估值已超百度,抖音在全球势不可挡。在大家普遍认为格局已定的互联网下半场,字节跳动脱颖而出,令人艳羡。今天,由我,破壁人窦英新,为大家破解字节跳动和创始人张一鸣的秘密。

(1)酶

酶,是一种催化剂。生物体内无时不刻都在进行各种精妙的化学反应,两个特定的分子彼此接触才能发生化学反应,在热力学的无序运动中,分子之间发生接触是一个随机的概率事件。酶的作用就是让两种分子快速匹配到对方,即催化反应。有些酶甚至能将反应的速度提高万亿倍。这相当于,两个原本几万年才能相遇的分子,在酶的作用下,一秒钟就能相遇。

字节跳动的推荐引擎,就是一种酶。这种“酶”匹配的是:人-内容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用户与用户喜欢的内容,便是两个会发生反应的分子。这种反应表现为:打开,阅读,点赞、转发、收藏、评论等等。用户对内容的反应行为被记录下来,送去机器学习,从而优化内容匹配成功的效率,降低用户获取喜好内容的成本。这便是今日头条流量分发的原理。

2015年,张一鸣回母校演讲,介绍今日头条时说:“扎克伯格创办 FaceBook 连接了人和人, Travis 创办 Uber 链接了人和车,今日头条是让信息和人更广泛和高效率的匹配。”

如马克思所言:一切节约,归根到底都是时间的节约。时间,永远都是最大的问题。

今日头条,经数据锤炼而打造的效率机器。用户在“酶”的催化反应下,能够立刻获得自己喜好的内容,大大节省了用来挑选的时间。今日头条的效率如此之高,如黑洞一样,光都无法逃逸。以至于后来腾讯和微博都不敢卖流量给它了。用户乐不思蜀,一去不返。最终,今日头条也赢得了竞争激烈的新闻客户端之战,古典媒体的遗老遗少们目瞪口呆。张一鸣没有发现新大陆,他只是淘汰了所有对手。

字节跳动的“酶”,功成于今日头条,发威于抖音。抖音国际版,已经成为当前中国互联网产品出海成功的一棵独苗。如今,被戏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依旧在不断寻找可以复用这种酶的突破点。

(2)龙岩双煞

龙岩双煞的另一位成员——美团创始人:王兴。研究的则是另一种酶,人与物的匹配——外卖,单车,酒店,影院,打车等等。无限游戏玩家没有边界,却有核心。

在数字世界,一份内容可以同时供给多个用户,一对多。原子世界的服务却只能一对一,这就需要调度。

如果说,张一鸣的酶是匹配酶,王兴的酶就是调度酶。

所以,王兴会买摩拜,强化自己的调度酶。基于此酶,美团也一定要做出行。

而基于匹配酶的张一鸣也一定要做社交。

龙岩双煞一直用 AI 企业的标准要求自己。

如此说来,中国要支持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最要紧的事,是赶紧给王兴发一张网约车牌照。至于滴滴,感觉指望不上了。都能蠢到给高德开接口,拱手让出了自己的“入口”地位,可能当务之急不是提高机器的智力,而是自己的。

理论上,王兴的调度酶应该更值钱。毕竟人是原子世界的人,对原子也就是物质的需求更为普遍,当然,调度酶的实现难度也更高。王兴的调度酶成绩也不俗,只是没有抖音那么夺目。他还需要证明自己,像张一鸣一样,神功已成。

(3)路径依赖

上图,分别是2018年6月和2019年3月总结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巨头们的APP使用时长占比。值得注意的是,字节跳动吃掉的基本都是腾讯的份额,腾讯的“半壁江山”就这样被无情侵占了。这其中还未包含抖音国际版 Tik Tok 的傲人成绩。

腾讯的路径依赖,是便宜的流量。躺在流量的温柔乡里,失去了追求效率的原始动力。又因为这个温柔乡只存在于国内,所以腾讯的出海成绩并不好看。毕竟没有张一鸣的酶,没有绝活。

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以信息为中心”、“以用户为中心”和“以个体为中心”三个阶段。

互联网的第一个阶段:从无到有。信息是第一位的,整个互联网都以“以信息为中心”。彼时的百度绝对是王者。

第二个阶段:从有到优。用户的价值开始显现,“以用户为中心”时代来临。不重视账号体系的百度随之掉队,腾讯、阿里崛起。

第三阶段:从优到更优。“以个体为中心”来临。用户是一个宽泛的群体,个体才是不可分的最小单位。TMD组合的头条、美团、滴滴因为业务本身就是服务于个体的,也就是具体用户。是业务本身在逼迫他们追求更高的效率,更准确的服务匹配。其中头条和美团有意识地进化出了自己的“酶”,这两家企业的创始人还是龙岩老乡。

现在看来,字节跳动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路径依赖,过于依赖自己的酶了。我看字节跳动的几个垂直内容方向的产品都跑偏了。垂直内容领域,好内容才是核心竞争力,一份好内容能够包打天下。精准的匹配反而不再是核心,因为信息远没有爆炸。如果都没有好内容,匹配技术再好,也无法为用户提供好内容。用户消费的是内容,货不行,这事儿成不了。

(4)智能

稳定、经济、可预测。

没有什么比物理更稳定;

没有什么比生物更经济;

没有什么比智能更好的预测。

智能即预测。

预测这个内容会得到哪些用户的喜欢,预测这份外卖会在多长时间送到顾客手上,预测这枚棋子放在何处可以最终赢得这盘棋。实现了更准确的预测,又带来了新的稳定性,并进一步更经济,更可预测。三者循环强化。

龙岩双煞,王兴、张一鸣。他们的调度酶和匹配酶,便是“稳定、经济、可预测”的完美利器。

现在的机器学习和所谓的人工智能还只是被用作生产力工具,估计一段时间后,AI 虚拟的用户就会被用来干扰竞争对手的数据分析,成为武器。在科幻小说《三体》中,三体文明以此锁死了地球科技。人工智能的纯真时代,或已时日无多。

作者:窦英新,基因币创始人,博客:http://douying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