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幻觉提供商

罗振宇说过那么多话,有打脸时刻也正常。但理论上也应该有封神时刻吧,没有人帮他整理过么?

1、媒体人与预言家

1.1 幻觉

很多记者的工作就是和成功人士谈笑风生,大家都怕记者说坏话,也都捧着。日子久了,有些记者难免会产生一种幻觉:自己也是这些成功人士中的一员。成功,不过尔尔。并自诩为“无冕之王”。装逼装久了,自己都信了,

聊起天来,我对祖国各地的美食也是头头是道,甚至给人一种错觉,误以为我是个舍得花钱吃喝玩乐的大款。其实呢,我只是当过几年记者而已。我没有沉溺于那种幻觉,因为时常被打醒。每次别人介绍我的时候,顺序都是:某某单位、某某职位的某某。重要的是单位和职位是什么,而不是你是谁。那时的我时刻牢记着,自己只是一个住在天通苑出租屋的屌丝。无冕之王不是王,是有幻觉的“小王”。

1.2 利益

记者这个职位,是平台给了你一个公器私用的机会。平台才是核心的生产资料,记者和编辑都只是打工仔。互联网和自媒体平台改变了这一切,核心生产资料可以归个人所有了。产权也相对明晰。自媒体,作为一门新生意也开始崛起,至今未衰。

媒体,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受众(粉丝)就是它的资产。前两年,区块链热潮一来,各路xx财经蜂拥而至。我曾亲耳听某币圈媒体介绍自己说,他们是一个区块链农业项目,为广大项目方输送韭菜。

1.3 标准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还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内容是向主编负责,还是向读者负责。今日头条之前的口号是:你关心的,才是头条。非常有水平。当年,今日头条与古典媒体的遗老遗少打架的时候,我正苦于被主编各种虐,深有感触。

凡事都有两面性,与主编负责制不同的是,如果完全以阅读量为标准,终会走向媚俗。不少自媒体选择了剑走偏锋,语不惊人死不休。加上风控意识不够,炸号是必然结局。

顶着“无冕之王”的幻觉,迫于媚俗的压力,出于收益的动力。搞出一些耸人听闻的“预言”也就顺理成章了。你想说,别人愿意听,听爽了还给打钱。何乐而不为。

2、知识幻觉提供商

2.1 知识是什么

知识,表现为真实的表述。

表述与事实一致则为真实。已经发生的事件才有事实,未发生的事件没有事实。所以真实的表述(知识)只存在于过去,同时也是随时间而动态变化的。那些预测未来的表述,是还未区分真假的表述。

罗振宇的遗憾在于,将表述当成了事实。把“思维”混淆成了“存在”,从而下了断言。

预测未来,知识永远是不完备的。那些说明力很强,但是预测力很差的,即“正确且无用”的废话。

图:“说明力-预测力”象限图。来自孙国峰《金钉子》。

2.2 解决问题 or 缓解焦虑

我之前也做过问答网站,之前有人曾问过我怎么看知乎这种形式的问答网站?我的回答是,首先要定义什么是“问答网站”。有问有答,才叫问答。用户之所以问,是因为有一个问题需要解答。如果不能解答他的问题,那就不能叫问答。问答网站应该以回答用户所有的提问为己任。知乎的定位显然不是回答用户所有的提问,它也没有这个能力。准确地说,知乎不是问答网站,而是以问答形式组织内容的社区。

知识服务也是如此,正确地讲解一个知识,很难的。轻松幽默地讲解一个知识,就更难了。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可能的结果是,只剩下了轻松幽默,而知识已经没有了。真实的表述,变成了轻松幽默的表述,刻奇的表述。

知识提供商,也就变成了知识幻觉提供商。知识是有用的,可检验的。而知识幻觉,只能缓解焦虑。迫于增长压力的服务商进一步选择了——没有焦虑,创造焦虑也要上。于是,知识幻觉提供商又成为了最大的焦虑散播商。

2.3 老师们的故事

人红是非多,罗振宇被diss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得到的老师们也被拎了出来。

吴军的“公司基因论”被围攻,本人的资历也被扒出来水分很大。我倒是感觉这个“公司基因论”没啥问题,虽然说动物才靠基因,人创造工具。但“基因”是一个含义丰富的概念,将时间拉长,基因也有表达不表达(DNA甲基化)和演化速度快慢(鸟与鳄鱼)的差异。并不是指一成不变和命中注定。当然没表达清楚,也是吴军自己的锅。我没有订阅锅吴军的专栏,但我听过一期吴军谈区块链的公开放送,感受如下:

李笑来的《财富自由之路》就不细说了,这个课程就是驴粪蛋滚了霜,侮辱智商。罗振宇被李笑来割了韭菜。我们常说“德艺双馨”,李老师和“德”与“艺”啊,不咋沾边。后来曝出来的录音门,明确告诉了大家:你把别人当老师,奈何别人把你当傻逼。

网红课程《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我也买了,但欣赏不来,这都21世纪了,薛兆丰还在吹捧19世纪的自由放任主义。

万维钢的《精英日课》是我一直订阅的,是一个很棒的解读视角。比如《规模》这本书,我是、听了万维钢的解读,才去读的原作。但前后感受的差异非常大,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同。人与人之间的知识图谱差异太大了。我基于自己的知识图谱,从原书中get到的点,与万维钢解读视角总结的点,可以说截然不同。

刘润,也是得到的“老师”。他最近闹了一个笑话,还挺有趣的——刘润坐高铁,到早了,改票,一顿操作猛如虎,然后买回了自己原来的票。气不过啊,又一顿商学院分析,找到的原因就是产品经理不行。——简单来说,刘润是在一个公共的低定制产品里找私人的高定制空间,找不到还要怪罪产品经理。你可以选择私家车和私人飞机的,但不要奢望公共交通满足自己的私人癖好。刘润坐高铁这个笑话,应该被产品经理们提炼和巩固一下,发展成一个典故。用来形容那些啥都不懂,只会一股脑儿把锅甩给产品经理的外行。

老师,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转述者、传播者,而不是创造者。很多老师转述的时候有模有样,一旦自己遇到了问题,比普通人也高明不了不少。这点跟媒体人很像,幻觉也类似。

敬仰知识,而不是崇拜权威。更不要迷信“翻译官”。

3、懒惰的大脑

3.1 洗脑术

媒体人讲点大道理,无可厚非。如果听者信以为真,照着媒体人的分析去投资,那要么是家里有矿,要么是脑子里有水。根据塔勒布的利益攸关原则,不要相信那些成本比你低的人。同样,不要告诉他人应该怎么做,而是告诉他要考虑到哪些方面。

有个段子说:人这种生物,长了脑子却不用,洒脱!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别人就会塞给你一个,然后你就会困死在他人的期待中。避免一块空地长满杂草的最好方式,是种上庄稼。

那些暗戳戳要代替别人思考的,就是洗脑术。其实没有什么割韭菜,只有懒的动脑税。在这个洗脑术横行的时代,很有必要学一点反洗脑术。电影《盗梦空间》里描述了一种在梦中植入想法的洗脑术,作为目标的年轻富豪是学过防守术的,可惜学艺不精。

3.2 得到的逻辑

吐槽归吐槽,得到APP其实做得还不错,虽然我不认同这种知识娱乐化的方向。但团队的努力是看得见的,一方面,品质确实越来越好。另一方面也靠同行的衬托。像混沌大学的李善友,把理论抄一下,换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就出去吓唬人了。知识在他手里俨然成了恫吓他人的大棒。

获取知识,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够降低获取知识的成本,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之前批判“纸上谈兵”,现在批判“耳旁谈兵”。但真正的“阵前谈兵”是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和代价的。既然系统化的学习是奢谈,碎片化学习也聊胜于无。

得到应该定位于帮人长见识。但把读书搞成数量崇拜,将知识修饰成一种快适艺术,营造一种“得到”的幻觉,是不妥的。

以一句名言警句结束本文:

知识之败,慕浮名而不务潜修也;品节之败,慕虚荣而不甘枯淡也。——熊十力

作者:​​窦英新,基因币创始人,博客:douyingxi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