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双煞、游戏观与竹子

从一本小书读懂王兴、张一鸣

1、龙岩双煞

十年前,也是9月份,离开微软的张一鸣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饭否。饭否的创始人是他的龙岩老乡:王兴。

十年后,也是9月份,王兴、张一鸣都在为自己的企业谋求上市。此时,美团点评和字节跳动的估值都已超过500亿美元。

十年里,先后创办校内、饭否、海内的王兴,先是遭遇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内容审查。那时候,监管部门和“非典型清华理工男”王兴对彼此缺乏沟通经验。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你什么都没做错,只是时间不对。然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王兴,决定不再碰内容,而转身投入没有那么多隐讳风险的商业服务中去了。而张一鸣则总结经验教训,先后创办了内涵段子和今日头条,以及后来的抖音。

最终,王兴从千团大战中胜出,张一鸣的今日头条和抖音也稳扎稳打做到了领域第一。与出行战争的胜者滴滴一起,构成了BAT之后的互联网企业新秀组合:TMD。

自此,TMD中有两位创始人来自福建龙岩,“龙岩双煞”的武功秘籍究竟是什么,有一本薄薄的小书,王兴提到过多次,或可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2、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一本10万字的32开本小书,作者是纽约大学退休教授詹姆斯·卡斯,成书于1987年,也就是三十年前。

如书名所述,书中探讨了两种“游戏观”,有限游戏是一个画地为牢的游戏,“有限游戏的所有限制都是自我限制”。而无限游戏的目的即延续游戏本身。从而不会停滞,不会被游戏本身所禁锢。

作者在书中传递的不是理论和答案,而是一个新的评估视角。理论也是一种解释,是有限游戏的产物,因此是封闭的,也终结了其他可能性。两种游戏是“有限可能”和“无限可能”的游戏。

书中以两种游戏观重新审视了世界、文化、社会、权力、语言、性、死亡、战争、自然、机器和宗教等主题。读起来并不轻松,“视界”延展开来。像进入了四维碎片再看地球——“那里很广阔”。其中的精髓难以概括,因为边界清晰的“思想”也是有限游戏的衍生物 :)

饭得亲自吃,书还得自己读。所以,还是推荐大家自行体悟吧。

以下,是我自己的一些阅读感悟。

3、竹式企业

一片空地,首先来占据的肯定是野蛮生长的杂草。灌木的小苗也混迹其中,并不显眼,然后凭借横跨季节的优势,不断储能蓄势,一步步蚕食杂草的生存空间。再后来,混迹灌木丛中的乔木开始发力,根越扎越深,枝干越长越高,直到枝叶覆盖整片空地。

用户的新需求就是空地,而照在这块空地上的阳光是企业追求的利润。互联网带来的第一片空地,诞生了BAT。随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了TMD。

杂草、灌木、乔木是传统企业的分类方法,当大部分人还在推崇深扎根、广散枝的大树方法论时,作为无限游戏玩家的“龙岩双煞”王兴、张一鸣,已经发展出了“竹式”方法论。竹子,是通过地下根系连接起来的综合体。单打独斗的杂草和灌木不可能战胜背后有整个根系支持的竹林,而错过发展时机的乔木也很难与竹子竞争。点线面体,用体的力量去打一个点,无往而不利。

“笋柱经常顶穿卧室铺席你正睡着就拱出来,大便不低头很可能被扎破”——王朔《我的千岁寒》。可以说十分嚣张了。


字节跳动和美团点评的“竹林”,每一根“竹子”都是细分领域的王者。

人人都能看到、看懂的空地,刚开始都会爆发高强度的竞争。美团是千团大战中走出来的王者。在资讯APP大战之时,一些传统媒体转型的公司自诩有人有钱有版权,大有不把今日头条放在眼里的架势。而一年之后,其中的大部分APP在排行榜中永久性的消失了。基因的差异早已命中注定,杂草只是一开始长得疯而已。

空地不常有,有的地方资源贫瘠,只能长草。竹子则喜欢找有树的地方硬刚,因为有树的地方说明资源充足,大树已经帮你探过了。张一鸣的短视频之战,就瞄准了快手这棵大树。一下冒出了西瓜、火山、抖音三根竹笋。很快形成了快手第一,而今日头条有3个第二名的局面。今年6月份,抖音正式超越快手登顶。

前段时间,王兴说要进军打车领域时,滴滴的程维显得非常诧异和慌乱,他还只是个孩子有限游戏玩家。无法理解王兴这种无限游戏玩家。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无限游戏玩家的字典里没有“跨界”这个词,本来就没有边界,何来跨界?

在龙岩双煞各自的企业口号中,王兴的是:既往不恋,纵情向前;张一鸣则沿用了贝索斯的:day 1,day 1可以翻译成:始终创业。或者直译为:每天都是创业的第一天。

无限游戏玩家没有边界,不恋过往。

9月4日,王兴在饭否上说:希望接下来九天不要爆发战争或其他大的黑天鹅事件。或明示了美团点评登陆港股的时间点。这标志着BAT之后,互联网新秀TMD也将陆续上市。也意味着更多人可以参与到无限游戏玩家的竹林建设中去了。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共101个短篇,其中第100章最后一句写到——“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在所有故事中都不是严肃的演员,而是愉悦的诗人。这一故事永远在继续,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