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巨婴与洞穴隐喻

从“龙与鹰的帝国”,到“白左与巨婴的社会”

周六三件事:中午第一次喝到了喜茶,下午去前波画廊看了塔可的影展,晚上去看了《碟中谍6》。

1、两个广告

电影开场前,有一段IBM的广告,大意是IBM云计算帮助非洲犀牛免于非法盗猎。影片拍的很精致,但作为一则广告,它想表达什么呢?我也是云计算的目标用户,每年在阿里云上支出几万块。但我并没有保护非洲犀牛的需求啊,广告也没有提及任何产品亮点。很稀奇,唯一的解释是,这不是一则产品广告,而是品牌广告。以此宣扬IBM是政治正确的高科技企业,目的是迎合西方社会日益白左化的风气。

爱彼迎的“性别正确”广告,网民已经吐槽过了。我最近还在今日头条上看到过 booking 一则同样政治正确的广告。这些跨国企业为什么开始搞这些幺蛾子?我感觉,这些精明的西方企业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用户群(主流社会)已经彻底白左化了。这种政治正确的广告满足了白左们的心理需求,在互联网上传播效果会更好。高额的广告支出,背后肯定有数据做支撑。错就错在这些跨国企业把这些给白左定制的广告无脑照搬到中国来了。殊不知,白左在中国人看来更像是一个笑话。我们对自己的定义才更形象——巨婴。

从“龙与鹰的帝国”,到“白左与巨婴的社会”。高福利盛产白左,大家长造就巨婴。

国外广告已经全面迎合白左,国内似乎还没有开始迎合巨婴。当然,也有先进企业如喜茶者,已经把“一切都是我们的错”这个标语贴在了柜台上。不要小看这句话。

有趣的是,白左和巨婴,两个词都是中国人发明的。

2.福地、子宫与母体

在前波画廊观赏学习了塔可老师的新作《福地》。开上小汽车🚗的塔可四处钻洞🕳,美名曰探访“洞天福地”,这是一个道教词汇,意指神仙居住的地方。

展览现场现象黑黢黢的洞口,感觉叫阴道更合适,阴暗的道路。

西方的宗教,讲究上天堂。据说是来自濒死体验者的回忆。人临死前,记忆中的人生经历会快速回放,直到最后看到一束光,像是天堂之门打开。有好事者分析说,这是婴儿出生时,穿越“洞穴”看到的第一眼光明。

胎儿在子宫的生活是完美的:最适宜的温度,没有饥饿,也没有烦恼。一切生存所需都由母亲提供。这在缺衣少粮的现实社会是被艳羡的。作为中国传统宗教的道教,爱钻洞修仙,种种行为都指向了重回子宫的愿望。

出生,即入世;而出世,即逃避世界,重回子宫。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描述了一个著名的洞穴隐喻。引用百度百科的介绍:

有一个大洞,通过一个长长的通道与外部世界相连,整个通道能够挡住任何阳光进入洞内。一组囚徒背对着出口,面向远处的墙壁。他们的四肢被套上了枷锁,并且他们的头颈也被固定住,无法转动,因此看不到他人,实际上也看不到自己身体的任何部分,而只能够看到面前的墙壁。他们在如此的环境下终其一生,不知道其他任何东西。

在洞穴中,他们身后有一把明火。他们不知道自己和明火之间隔着与人一般高的土墙,在墙的另一边,人们头顶东西走来走去,东西的影子被火光投射到囚徒面前的墙壁上,人们的嘈杂声也回响到墙壁那边囚徒们的耳朵里。柏拉图说,这样一来,囚徒们一生中所感觉或经验到的唯一实在就是这些影子和回声。在此情况下,他们自然而然地会以为这些影子和回声成了全部的现实,他们能够谈论的,就是这种“现实”以及对这种“现实”的经验。

如果有一个囚徒挣脱了枷锁,由于他一生在半暗半明中禁锢太久,只要他转过头来,就会感到痛苦不堪呆若木鸡,火光使他眼花缭乱。他会因此而手足无措晕头转向,只想转身重新面对墙壁,因为那里才是他所认为的现实。倘若把他从洞穴中完全带到光天化日之下,他更是两眼漆黑无所适从,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看东西或认东西。然而,要是在上面的世界呆久了再重新回到洞穴,他面对黑暗一时又会感到两眼漆黑,对于那些仅仅以影子和回声为现实的囚徒而言,他所经历的一切简直是天方夜谭。

柏拉图的洞穴隐喻还暗示了人是只能感知可见光(400~760nm)和声波(20Hz~20000Hz)的窄频生物。

《黑客帝国》是对柏拉图洞穴的影视化表达。《黑客帝国》英文名《the matrix 》,matrix即母体、子宫。

《黑客帝国》中有一个背叛者:塞弗,很少会人会记住这个配角的名字。这个小人物被唤醒之后,忍受不了真实世界艰苦的生活,为了牛排和葡萄酒这些肤浅的感官享受,竟然选择背叛“革命”,重回matrix,也就是重回子宫。塞弗,后悔出生。可以说很道系了。

而主角Neo(尼奥)扮演的则是标准的救世主。组成Neo(尼奥)的这三个字母掉转顺序后就可以组成“one”,表示他就是那个拯救人类的救世主“The One”。而“基督”一词在希伯来语中的本意就是“被指定的那个人”——The One。

可能受此启发,国内的区块链项目小蚁,后来改名叫 NEO。而李笑来系似乎对.one的后缀也情有独钟。

“巨婴”这个词带有过于强烈的道德评判意味,既然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那么保持婴儿状态没有什么不妥。或者可以借鉴道教的术语,改叫“元婴”。

婴儿需要呵护,是自私本性占据主导的状态,以这种状态难以融入社会协作,故被社会道德所批判。但不能否定那个人其实都希望得到婴儿般的呵护的,“谁还不是个宝宝咋的”。自私是本能,合作是智慧。我在《剥夺权、区块链与肺》中做过表述。将个体需求与社会需求区别对待,而不是将两者混杂和对立。

现在,有了空调和外卖,以及互联网构建虚拟世界。现实世界也可像子宫一样舒适。所以,现在的宅男其实不是佛系,而是道系。

多说一句洞穴,我的姓氏:窦,也是“洞穴”的意思。传说夏朝皇帝太康的一个妃子在洞穴生一子,于是姓窦。人,一直都是穴居动物。我们现在居住的房子也是对洞穴的模仿。

3.弄影者好莱坞

绝大多数人的民主、自由理念来源于好莱坞。正所谓你不去占领的地方,敌人就会去占领。好莱坞,就是柏拉图洞穴中的弄影者。

《碟中谍6》的价值观体系以白左的意志为主,而白左的价值观本身就很拧巴,导致电影的价值观也很拧巴。大意是,反派悟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哲学理念,大约跟灭霸差不多吧,这些组织成员信念异常坚定,感化不了。主角为了拯救世界,然后奋不顾身与之一战,而且即使哪怕一个无辜的人也不能死。总之一句话,世界需要(美国这样)英雄,而每个白左都是这样的英雄,yeah!

相比之下,元婴的逻辑就很简单了:对错我不管,反正我没错。祖国妈妈和政府爸爸,爱我宠我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