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飞蛾扑向星星,有一种希望太似绝望

Netflix 科幻剧《副本》第一季观后感。1、核心结构梳理;2、彩蛋阐述;3、拓展阅读之货币模型。

在鼻炎的病痛中,刷完了《副本》第一季。真的是非常迫切的需要换一个义体,等这个皮囊的病治好了再换回来。


《副本》海报,真空袋里的人体。一个人类躯体也商品化的时代。

本剧源自英国科幻作家理查德·摩根的同名小说《副本》,所以剧情有保底,赛博朋克风格的美术也很到位,唯一的遗憾是女主的演技很尬。

故事的大背景是,300年后,人类的意识已经可以存储和迁移,富人得以长生不老,并纵情声色,而大众依旧被压迫,连躯体也成为了交易的商品。

(1)最大的平等被打破

死亡,是最大的平等。无论贫富,所有人都将接受死亡的审判。如今,这个平等被打破。

科技再发达,人性依旧是人性。赛博朋克,一种反乌托邦的风格,其内核是展示高科技之下的荒凉。

当身体可替换,人的躯体也成为一个可以被剥削的资产。富人可以不断更换躯体而得以永生。本剧展现了:在阶级压迫和不平等的现实之下,底层个体的反抗。

反抗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男主式的拒绝和摧毁,来自社会底层的男主本不愿再为权贵卖命,但受到革命意志的感召——“完成任务”而留了下来。这个任务,便是植入病毒,终结“永生”。

而另一种,则是像主角妹妹一样,接受这个世界的残酷规则,“杀死”从前的自己,加入剥削阶级,成为一名心狠手辣的生命资产剥削家。

作者的悲观基调贯穿其中。最终,除了老黑的家庭团聚,所有人都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个共输的结局,

(2)乌鸦旅舍的隐喻。


左:美国诗人、作家:爱伦·坡。
右:美剧《副本》第一季乌鸦旅舍的掌柜,人工智能:坡(Poe)第一次出场的镜头。从名称、形象乃至衣着,完全来自爱伦·坡。有趣的致敬。

爱伦·坡以悲郁美学著称,诗歌《乌鸦》是他的代表作。诗中,一位多情男子哀悼他刚死去的情人,而一只乌鸦不断重复:Nevermore。


爱伦·坡不止是诗人,也是侦探小说鼻祖、科幻小说先驱和恐怖小说大师。这本《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上的乌鸦,最早是法国印象派画家马奈为其法文版绘制。

在诗歌《乌鸦》中,重复了11次的“Nevermore”是全诗的“眼”,中文有很多种翻译,如:永不复生、永不复还、永不复焉、永不再。我的理解,乌鸦是命运的隐喻,面对人类所有的希冀,命运自岿然不动,只是空空的回响:万劫不复。

剧中的坡,是一位“以研究人性为最大愿望”的人工智能。这个愿望也导致了乌鸦旅舍近50年没有顾客。乌鸦旅舍即人工智能坡的本身,也是一个保护顾客不受侵扰的温柔乡,不同于其它科幻作品中对人工智能的敌意设定,作者认为人类的冲突在于自身。人工智能坡,是一个好帮手、朋友和好奇宝宝。甚至为了人类伙伴,不惜“毒杀”了自己的同类,另一个人工智能。

现实中的爱伦·坡,作为诗人的爱伦·坡,极端排斥理性,认为非理性才是更强的理性。乌鸦旅舍或代表了一种“非理性”安全屋。

(3)之所以,是因为

之所以看这部剧,是因为其中有基因支付的场景描述,与基因币(genecoin.com)要做的事情有些相似,借机调研一下剧中的设定。

首先,DNA与身体(义体)相匹配,而且只能对应一个生物身份。剧中,人的意识存在皮质盘中,从而使得一个人(的意识)可以切换不同身体,甚至可以“分叉”成两个“意识”上的“孪生兄弟”。如何解决基因与人(的意识)不匹配的问题呢?


在第一集,玛士给男主开出的条件包括:
一份赦免书,代表了自由
一个很阔绰的信用额度,可以进行DNA验证。
一具可以指定的义体。
五千万联合国币 (UN credits),并强调这是笔巨款。

这个顺序,也反应了重要程度的先后。自由,肯定是第一位的。然后就是登记在名下的credit(信用),并且这个credit可以与义体的DNA绑定。最后才是具体数额的 UN credits(联合国信用货币)。

所以,在《副本》中,通用货币是由联合国发行的中心化货币,其中“名字”对应“意识”,承载信用;“义体”对应“基因”,作为支付形式。基因ID登记到名下即可实现即时支付。

在剧中还有查询“基因ID”登记情况的场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授信额度,由金属的珍贵程度来衡量。与现在的青铜、白银、黄金等级一样。也在无形间完成了对人类阶级的划分。

有一个场景,令人印象深刻。在医院,受伤的女主的血滴在付款台上,却显示余额不足。要知道女主可是警察,人民卫士,而且有一定官衔(能够命令别人给她倒咖啡)。受伤了却没有足够的授信额度,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而男主作为特权阶级的打手,吐了一口唾沫吐到付款台上,显示的DNA授信额度立马让医院的前台换了一副奉承的嘴脸。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打手;一个是鲜血,一个是唾沫星子。这个场景营造了强烈的对比反差。

最后,永生,是人类的长久以来的期盼。有一些贪婪的期盼,这期盼“如飞蛾扑向星星…有一种希望太似绝望。”(雪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