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碎片001:泸州

约两年前,我去医院看病,在一楼等验血结果。有一个大爷在天安门自残,被两个警察带来医院治疗。

大爷还算清醒,说话也不激动,就是有点农民那种大嗓门儿。干农活儿的人嗓门都大,室外风大,人与人的距离也远。嗓门大别人才听得见,这是职业素养。

大爷有很重的四川口音,好像是来自泸州下面的一个地方。来京“上访”的原因是自己的地还是房子被占了,自己没有拿到补偿,有七八年了。

操着京腔的民警甲一直跟他聊天,另一位年轻的民警乙看我是病人——挽着袖子,拿着棉签止血——就把座位让给了我。

我得以近距离听他们唠嗑。

民警甲问他:

“你们那儿有什么特产?”

“当地产什么酒啊,你一次能喝多少?半斤?半斤哪够啊?看你还不整个一两斤的,是吧,再搞一只烧鸡。”

“你因为啥来北京闹事?”

“你说那些人名我也不知道是谁呀。”

“这样,你下次再来,能不能去对面儿闹去?那儿不归我管。”

大爷两只前臂缠了很多纱布,下面很红。没有带手铐。

我侧脸看了一眼大爷的长相——胡子稀疏但很长,确实有点像武侠电影里的酒鬼,只是没有葫芦。有很多沮丧的皱纹和老年斑,没有表情,瘪着嘴,似乎不想聊天。因为他的乡音很重语速又快,得说好几遍民警甲才听的懂,而且显然他对民警甲的聊天内容并不感兴趣。

一会儿当地驻京办的人来了,女领导有些着急,大爷也开始激动,嗓门又大了起来,开始挥动缠着纱布的前臂。他们说的话语速更快,乡音又重,我已经听不懂了。

等我拿完药走出医院,在医院门口的花坛边上,看到大爷还在跟女领导吵,情绪激动,没有让步的意思。民警已经不在了。

在听到泸州这个地名时,除了MC石头和泸州老窖,我又多了一个回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