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电池的自我修养

《精神政治学》阅读笔记。

2019年第13本。不到五万字,是今年读到最好的书之一。这种抽“新自由主义”大嘴巴子的书太少了。唯一遗憾的是,我并不认同作者最后给的出路。

核心观点:

1、新自由主义

作为资本主义的变种,新自由主义将工人塑造成企业主。如今,每个人都是自己企业的自我剥削者。主人和奴仆寄生于同一人,就连阶级斗争都变成了与自我进行的内部斗争。

新自由主义政权将他人剥削转变成波及所有阶级的自我剥削。这种无阶级区分的自我剥削对于马克思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也使得以阶级区分为基础的社会革命无从发生。鉴于自我剥削的功绩主体具有分散性,政治上能共同行动的“我们”也无法形成。

构成现代生产方式的,并不是相互协作的“大众”,而是自我孤立、自我斗争、甘愿自我剥削的企业主“个人”。

在“新自由主义功绩社会”中失败的人,要自己承担失败的责任,并以此为耻,而不是去质疑社会或者体制。这就是新自由主义政权的特殊智慧之所在。它不允许出现与体制对抗的行为。相反,“他人剥削”政权能使被剥削者团结一致并共同反抗剥削者。马克思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以此逻辑为基础,以压制性的统治关系为前提。在自我剥削的新自由主义政权中,人们其实是向自己发起了侵略。自发侵略没有使被剥削者成为革命者,而是使他们意志消沉,无法振作。

*注: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经济和政治学思潮,它反对国家和政府对经济的不必要干预,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但不同于经典自由主义,它提倡社会市场经济,即政府只对经济起调节以及规定市场活动框架条件的作用。在国际政策上,强调开放国际市场,支持全球性的自由贸易和国际分工。新自由主义者反对社会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环境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认为这会妨碍个人自由。

2、自由

自由本质上是一个表达关系的词汇。实际上,只有在和谐幸福的共同关系中,我们才能感知到自由。

功绩至上的主体自认为是自由的,实际上却是一个奴仆,是没有主人强迫却自愿被剥削的绝对的奴仆。

资本榨取个体的自由,用以实现自我增殖:“在自由竞争中,并非个体获得自由,而是资本。”

政治重新陷入被奴役的状态,并成为资本的帮工。

3、消费

新自由主义使公民变成消费者。

作为消费者的选民如今对政治以及积极构建社会并不真正感兴趣。他既无意愿也无能力去从事共同的政治活动。他以抱怨、申诉的方式来消极地面对政治,就像消费者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商品或者服务那般。就连政客和党派也认同这种消费逻辑。他们要去“销售”,进而自甘堕落成销售商,那个必须让作为消费者或客户的选民满意的销售商。

选举越来越像购买,国家越来越像市场,公民越来越像消费者。

消费者的需求不会被压制,反而受到鼓励和刺激。人们不再因为施刑而被迫承认,而是主动坦露。智能电话代替了刑讯室。老大哥现在展现出一张友爱的面孔,监控因为它的友爱变得十分有效。

4、大数据

社交媒体越来越像一座监视社情民意、褫夺公民权利的数字化全景敞视监狱。

如今,无需强迫与命令,我们自愿让自己裸露在外,自愿把所有可能被利用的数据和信息放到互联网上去。

压迫势力不再阻挠我们表达观点。相反,他们还强迫我们发表看法。

大数据可以预测人的行为,未来也就因此变得可预测、可控制。数字化精神政治学将对自由判断的否定转化成对客观情况的确证。人本身认定自己是可量化、可测量、可操控的客观事物。自由虽然不属于客观事物,却比人更加通透。大数据宣告了人和自由意志的终结。

大数据不仅能刻画出个人的,也能刻画出群体的心理图析,也就可能对潜意识进行心理刻画,因此可以照亮心灵深处,从而实现对潜意识的利用。

数字化精神政治学就可以在潜意识层面干涉大众的行为举止。

相关关系取代了因果关系。“就是这样”取代了“为什么”。数据驱动的事实的量化使人的认知不再具有灵魂。

大数据使精神完全枯萎。大数据驱动下的人文科学也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文科学。绝对的数据化认知( Data-Wissen)等同于回到精神原点的绝对无知。

数据主义也是虚无主义,它完全摒弃了意义。

5、权力

精明且友好的权力不会正面反对屈从性主体的意志,而是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号控制他们的意志。它的同意多于拒绝,诱惑多于压制。它努力制造积极情感并对其加以利用;它循循善诱而不是处处禁止;它不与主体对立,而是去迎合对方。

权力的效率不是通过禁止和撤销而是通过赞扬和成全来实现的。权力试图使人们对自己产生依赖而不是让他们变得顺从。

这种友好型权力仿佛比镇压型权力更强大,并且具有遮蔽性。

它意欲通过讨好逢迎和制造依赖的方法进行统治。

如果把规训政权比作“肉体”(Körper),是一种生物政治政权,那么新自由主义政权的行事则更像“灵魂”(Seele)。这样,精神政治就是它的统治形式。

6、宗教

每一种机制、每一种统治技术,都会创造一些用来向自己表达虔诚信仰的圣物。这些圣物是让人就范、折服的工具。它们使统治物化,且变得稳定。虔诚就是一种屈服。智能手机就是一种数字化的圣物,一种最能对数字化表达忠心的圣物。…“点赞”就是以数字化的方式说“阿门”。

今天,新教的传教士就像经理人和励志讲师那样传播着具有无量功绩和无限优化的新福音。

亵渎神明,意思是属于神明,因此不允许人使用的东西又回到由人任意使用的状态。把钱当玩具,便是对钱的亵渎。

7、规训

规训是能够实现对肉体行为严密控制、对规训力量长期服从的方法,这种方法让控制和服从易于接受/便于实施。

规训技术超越了肉体,进入了精神。英语词“工业”也有勤劳(Fleiß)之意。“工业学校”意思是“管教机构”。

规训权力是规制权力。它使主体服从于充满标准、要求、禁令的规则体系,消除分歧、背离和不合规矩。规训权力的本质就是这种具有矫正性质的否定。在这点上,它与君主权力相似,以驯化吸纳的否定论为基础。不论君主权力还是规训权力,它们都在对人进行利用。它们创造了服从性主体。

今天,肉体从直接的生产过程中被释放出来,成为审美和医疗技术优化的对象。因此,外科矫正术也被审美矫正术所取代。

优化思想逐渐取代了规训肉体。

精神权力的心理技术会取代生物权力的位置。诸如电视等远程节目制作行业,剥夺了我们的行为能力,使我们成为被欲望操纵的消费体,并导致群体性退化。

8、永动机

新自由主义自我技术的永恒自我优化,不过是一种有效的统治和剥削方式。新自由主义功绩主体作为自己的企业主,主动并狂热地进行自我剥削。作为艺术品的自我,是新自由主义政权为了实现对它的完全利用而去倍加呵护的一种美丽的、骗人的表象。

规训社会依赖的是生产,是积极地创造工业价值的时代。真正获取价值的时代已经消逝。价值在今天的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甚至被彻底销毁。新自由主义政权开创了衰竭时代。现在,被利用的是精神。因此,像抑郁或者过劳症这样的精神疾病与这个新的时代如影随形。

永无止境的改进原则承认人人都会感知到的永远进步的愿望。由不满和忐忑不安所导致的压力会变成动力。这是一种您生命中需要的痛苦。

新自由主义精神政治以其意识工业摧毁了人的灵魂,使之无异于一部主动运转的机器。新自由主义政权的主体因自我优化,即因被迫产出越来越多的成绩而走向衰亡。这就证明,“治愈”即杀害。

9、情绪

情绪才是精神政治对人进行控制的有效媒介。

对于消费型经济而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不是使用价值,而是情绪和宗教祭祀的价值。

新自由主义政权将情绪用作资源,来创造更强的生产力和更高的生产率。规训社会宣传手段所呈现的理性(Rationalität)在生产水平处于一定程度时会达到极限,随即会被认为是一种强迫和压制。它突然显得呆板和不可变通。这时,与自由感和人性自由发展相伴的感性(Emotionalität)便取代了理性。自由意味着任情绪自由流露。情绪资本主义充分利用自由。情绪因被视为自由的主观表达而受到广泛欢迎。

今天,我们最终消费的并不是商品本身,而是情绪。对商品的消费不无尽头,然而对情绪的消费则是无边无际的。情绪的发展超然于商品本身的使用价值,它开辟了一片新的广阔无边的消费空间。

今天,点赞、好友或者粉丝等符合打赏逻辑的功能,使社交活动也屈从于游戏程式制度,交际的游戏化与商业化并肩同形,它们都在破坏人与人的沟通交流。

10、出路

逃避现实,成为隐居的“傻瓜”。傻瓜是现代的异教徒。异教本意为选择( Wahl)。异教徒是指具有自由选择权利的人。他敢于背离正统观念,敢于摆脱从众的强迫。傻瓜作为异教徒被看作反抗舆论暴力的形象。他打破了施于异己的魔咒。由于从众的强迫愈发强烈,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地需要去强化异教意识。

远离我所欲。——珍妮·霍尔泽(本书的扉页)


我的想法:

1、资本不仁,以人为干电池。

2、财务自由,是货币拜物教的“上天堂”。

3、与《1984》中描述的不同,真理部并没有消灭某些词,而是曲解了某些词的含义,同样让你无法正常思考和表述。比如自由。

4、“自律使我自由”是一句屁话。自由,是对必然的偏离。自律是对这种偏离的约束。自律使你不自由。自律和自由,是功绩社会评判体系下,自我内部的对抗。

5、流浪汉沈巍火了,他看上去和我们一样神智清醒,但他拒绝了普遍的社会规范:成为商品(货币)拜物教的教徒。这与我们不同,我们羡慕他。

6、新自由主义下,人成为自己的欲望奴役。而债务,作为一种统治形式。

7、之前,软件公司制造病毒,然后贩卖杀毒软件。现在,自媒体制造焦虑,然后贩卖各式解药。没有需求,创造需求也要上,一切为了人(干电池)的付费。

8、侨福芳草地,进门处摆放了一座不锈钢雕塑,作者王鲁炎,名为“被锯的锯”。是新自由主义下人人自戕的一个写照。

9、996并非肉体的规训,而是新自由主义精神统治下所呈现出的一个现象。

10、放纵欲望,是通往另一条奴役之路。“远离我所欲”是一个宗教性质的自我拯救。“马克思主义是治河换水,治水救鱼,只有水好,鱼才能成活;宗教是救鱼的,水有没有污染是否适合养鱼,这不是宗教的任务。——陈先达”

11、最后,夹带一点儿私货,基因币 GeneCoin.com 将从“货币→资本”的角度,进行一次“众鱼救水”的实践。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