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早期投资者相信吴忌寒

比特币早期投资者为什么相信吴忌寒?因为我们第一次读的比特币白皮书,就是吴忌寒翻译的。

(1)参与和投资

“比特币早期投资者”这个标签,不是炫耀自己赚到了多少倍的回报,而是标榜自己拥有独立发现新事物价值的能力。而不是人云亦云,等某样东西火了,才被动地去关注和参与。

与如今被神化的形象不同,比特币在诞生后的大多数时间都浸泡在负面新闻里,骗局、犯罪、归零,传销、被黑……是伴随比特币成长的词汇。——“风,能吹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

在那个环境下,你买比特币说“赌一把”还行,要说“投资”,就有点装逼了。比特币早期“参与者”拥有发现新事物的能力,而比特币早期“投资者”,是在发现之后,能拿住的人。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其实打江山也不易啊,只是守江山更难罢了。能发现比特币的人已经不简单,能拿住的绝非一般人。他们配得上这份收益。

几十、几百、几千买的比特币其实已经没有差别了,因为现在看来都是白捡的。一个波段成本就覆盖掉了。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拿住。这句话说起来很轻松,但是做到很难。真的很难,那是一种与自我的对抗。很多“比特币早期参与者”并没有拿住,早早就下车了。在 2017 年那个疯狂的下半年,有人因此患上了抑郁症,哥们每天在家吃碳酸锂。但我不可怜他,他纠结的是自己本来可以成为亿万富翁的,结果只成为了千万富翁。

我个人感觉,比特币早期参与者这个群体,与其他人群最大的不同是:这群人的法治观念,普遍比较淡薄。

(2)法外之地

马克思主义的法律观认为: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传统金融,依靠法律做为基础。所以,不是传统金融的维护成本高,而是传统金融依靠的这个基础设置的维护成本太高。“统治阶级的意志”也不太稳定,还有强烈的自我利益诉求。直到有了比特币,经过十年的磨砺,大家发现区块链这个基础设施也不错,很稳定,维护成本也低的多。*我对此的认知也经历了一次转变,见旧文《剥夺权、区块链与肺》

线上线下,链内链外。区块链只是数字世界的结构,它也只能保证链内的所有权清晰不可剥夺。在原子世界,执法机构所覆盖不到的地方被称为“法外之地”,链外交易是区块链无法保证的,是区块链的“法”外之地。而如今主流交易所几乎都是“链外交易”。这是一片法律和区块链都覆盖不到的区域,是有作弊空间的,是全凭人性支撑的“法外之地”。

我对新韭菜的唯一建议就是:不要把币存在交易所,因为那些币不在“链内”。不要只看币价涨涨跌跌,落袋为安之前都是幻象。或许,只有经历过交易所倒闭和跑路的老韭菜,才会对此深有感触。

吴忌寒令人倾佩的一点是,他没有发币割韭菜,也没有整那种链外的交易所。这与很多所谓的“币圈大佬”不同。业内很多所谓的大佬,只会洗脑割韭菜,没有为区块链做过哪怕一丁点儿贡献。

(3)面壁者吴忌寒

我读比特币白皮书的时候,以为“吴忌寒”是一个笔名。因为印象里很少有人的名字里会有“忌”和“寒”字。感觉这个名字很有侠气。我记得有位研究辩证法的教授名叫:柳树滋,这个名字太独特了,令人过目难忘。相比之下,我的这个名字:窦英新,实在没有什么特色。输在起跑线上了。

言归正传,吴忌寒的新产品 Matrixport 近期上线,钱包是一个很好的入口,服务都在链内进行。质押数字世界的资产,换取原子世界的法定货币。产品思路很清晰。我想谈的是名字。

Matrix 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也是一个数学名词,中文译为:矩阵。

2019年,是比特币正式诞生(2009年1月3日)十周年,也是《黑客帝国》(The Matrix)开播20周年。Matrixport 的官方微博,将中文名字定为:矩阵端口。显然有向《黑客帝国》致敬的含义,《黑客帝国3》即名为矩阵革命。在《黑客帝国》中的端口还是电话亭,拨号上网的时代,电话机是连接数字世界和原子世界的 Port 。二十年过去了,如今已经是移动智能手机的天下。

《黑客帝国》中描述的 Matrix(母体)是一个“柏拉图的洞穴”,人们生活在虚幻之中,有幸且有胆量选择红色药丸的人,才能降生到真实世界。我们在基因币 GeneCoin.com 中,把完成基因测序也称为“降生”。从自身的细胞核中获得数字世界的身份,从原子世界降生至数字世界。离开母体的温柔乡是需要勇气的,在母体内安全温暖,无忧无虑。很多人降生之后也会后悔,如《黑客帝国》中的叛徒:塞弗。很少会人会记住这个配角的名字。这个小人物被唤醒之后,忍受不了真实世界艰苦的生活,为了牛排和葡萄酒这些肤浅的感官享受,竟然选择背叛“革命”,重回matrix,也就是重回子宫。塞弗,后悔出生。中国的道家,整日修仙炼丹,其实是一种重回子宫的愿望。

从翻译中本聪的论文,到扛起分叉比特币的大旗,直面误解与诋毁。吴忌寒是一个理想主义驱动的行动派,我认为他真正继承了中本聪的衣钵。从比特大陆到 Matrixport ,吴忌寒的事业都是有利于区块链发展的,也符合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的“清规戒律”。这是满脑子都是割韭菜的货币拜物教的教徒所无法理解的。

比特币早期投资者感谢吴忌寒,你当初翻译的中本聪论文,是我们进入比特币世界的端口。

我感觉吴忌寒是一个面壁者,他有一个秘密。Matrixport 或远不止如此。

*在BCH和BSV分叉的时候,我写过一篇《谁分叉谁就是真的比特币》,当时没有发,这几天整理一下发出来,大家批评。